汽车资讯
揭秘科学大咖瘦驼 每天上万人“求科普”(组图)
发布日期:2021-11-25 03:5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1月8日,山东烟台大学附近一家咖啡厅,“瘦驼”接受了华西都市报记者专访。“瘦驼”长得有点像笑星大兵,自带幽默属性。

  生物学科班出身的王冬,曾为资深生物老师,他有一个更响亮的笔名叫瘦驼,在果壳网、科学松鼠会等社区非常活跃,更独立或与人合作出版过数本著作,如迪士尼儿童百科全书系列之《爬行动物和昆虫》以及《鸟的世界》等,也是《舌尖上的中国2》的科学顾问。微博粉丝超过78万。

  瘦驼:几项调查发现高达50%-80%的妈妈抱怨自己的脑子自打怀孕以后就不好使了,最常见的症状包括记忆力下降,其次还有阅读困难和注意力减退。其中记忆力下降是最显著的问题,医生甚至专门用“怀孕健忘症”命名它。

  瘦驼:屁的成分包括:氢气、甲烷、二氧化碳、氮气和氧气。理论上确实可以点着,但是,能有多大量呢?迄今为止,最可信的试验是科学节目《流言终结者》做的,亚当·萨维奇成功的在高速摄像机面前,在他的臀部,制造了一些小小的火焰。

  瘦驼:现在已经有了激光武器,但光在传播过程中要发散,会损耗。在旅行者一号现在所处的地方,太阳都已经只是一点烛光。

  1月9日,《星球大战》第七部——《原力觉醒》横扫各大影院。电影里,各种武器让观众大饱眼福。

  于是有人问了:“X翼战机作为星战系列里最帅的一件机器,能不能真的造得出来?”这样看起来有些无厘头的提问,还真有人回答:“从理论上说,X翼战机在现实世界是可能造出的,1977年航空设计师鲁坦(Burt Rutan)设计了“快客”(Quickie)……

  这位回答者曾经回答过很多类似的问题:一孕真的傻三年?鸡为什么要叫?哪些武器能打下9000米高空之上的飞机?他似乎无所不知。

  在微博上,他叫“瘦驼”。在关于X翼战机的回答中,“瘦驼”详细回答了X翼战机的工作原理、历史发展:事实上,早就有人研究过X翼战机了。上世纪30-40年代,美国陆军航空队2次收到航空设计师司楚普(Robert C·Stroop)的来信,推荐介绍他的SP-6/SP-7X翼飞机,但遭到拒绝。几乎同一时期,苏联飞行员、航空设计师也设计制造了几架折叠翼飞机。X翼战机已经在现实生活中出现——“快客”系列。

  其实近几年,在很多热点事件的背后,总能看到“瘦驼”的影子:去年10月31日,埃及飞俄罗斯的客机坠毁,IS声称对此负责。一时间,围绕IS用什么打下客机,议论四起。就在大家七嘴八舌的时候,瘦驼迅速写了一篇文章,在网上广泛传播:《有哪些武器能打下9000米高空之上的飞机?》这篇文章,也是从各种武器的原理和性能,科学分析了IS从地面击落客机的可能性。

  2014年12月31日23时35分,上海外滩发生踩踏事件,王冬从网络获取信息后,立即写了一篇《如何在踩踏事故中幸存以及如何避免踩踏事故发生》,从挤压受力面,致死原因等方面,告诉公众如何避免悲剧发生。当天,该稿被转发数万次。

  2009年瘦驼写了一篇“候鸟迁徙”,开篇没有直接讲科普,而是讲了一个故事。元好问写过的一阕词:“问世间情为何物,直教生死相许,天南地北双飞客,老翅几回寒暑。”这阙词的背后,是一对大雁,其中一只被杀,一只逃脱,但逃脱者并不离开,“竟自投于地而死”。这篇科普文也被起了一个颇具网络气息的标题《鸟类那些风花雪月的事》。

  2013年,北京高考科技文阅读材料选用了“瘦驼”的科普文,讨论动物飞行的《御风而行》。这篇文章,除了科学探讨之外,还引用了《诗经》、《庄子》等经典,具有文学性,击中了命题老师的“舒适区”。

  但网上没有答案。资料太简单:粉丝78万,认证很随意:“科学松鼠会会员、果壳网主笔”。

  1月8日,山东烟台,一家星巴克里,他出现了。看看时间,9点半,与事先约定的时间一分不差。

  眼前这个男人,圆头细眼,黑框眼镜,羽绒外套,休闲牛仔裤,背个背包……若非1.88米的身高,丢进人群就再也找不到,这很难让人与网上的“科普大咖”瘦驼联系在一起。

  王冬笑称自己是“空中飞人”:每个月会在北京呆1到2周,集中处理事务,1周在外面跑,去现场;剩下1/4的时间在烟台远程工作、写稿或者陪伴家里人。他有一套公寓,被改造成了工作室。两室一厅,客厅便是覆盖整面墙的大书柜,塞满了各类书籍:昆虫学、动物学、遗传学、社会学、宇宙学、文学史、美学史、音乐史……客厅没有沙发和电视机,只有一张钢架单人床和一个写字台。他时常在写字台写稿到深夜,实在太困就在单人床上打个盹。

  “瘦驼”的微博注册于2010年,因为之前的专栏,粉丝见涨。也不知谁开了头,开始向他提问。每天@瘦驼最多的话是:“这是什么?”天上飞的,地上爬的,土里长的,各种千奇百怪的图片要求他鉴定。他也逐一分辨:ATR-72-600飞机、凤头麦鸡、沙钱、黑鹳、四鳃鲈鱼、华美寇蛛、大棘角鲂鮄、散疣短头蛙……

  除了鉴定这种“小case”,还有各种应接不暇的问题:电动车真的能在水里开么?新鲜的牛肉有可能会“跳动”吗?真有会喷火的鱼吗?人在真空中会爆炸吗?潜艇真能两个小时横渡太平洋吗?氢弹构型中的于敏构型是什么……

  王冬也不嫌麻烦,耐着性子解答。在他看来,大部分都是常见的博物学问题,能够立即回答。除了玩微博,大部分的时间他花在了科普写作上。

  父亲在粮食系统工作,母亲是镇上医院的一名医生。除了教王冬读书,他们对他的成长干预很少。王冬三四岁的时候已经在家翻箱倒柜找书看。

  小时候的王冬是出了名的“破坏大王”。按捺不住好奇心,他把家里的东西拆了又拼,钟表,录音机、无绳电话……无一幸免。结果时常拼不回去,父母虽然头疼但是仍然默许了。初中的一年冬天,王冬在外面的树枝上捡来了很多螳螂的卵鞘,他欣喜地把卵鞘带回了家,锁在了抽屉里。一天,下班回家的母亲推开房间,发现屋顶成了一片绿色。仔细一看吓了一跳,竟然全是虫子!原来春天来临,一个卵壳里有几百只螳螂全孵出来了,更何况有那么多卵鞘。小螳螂爬满了屋顶。

  在学校,王冬是个典型的“十万个为什么”。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现象?为什么不用这种解法?他上课总是冒出各种各样的问题,常常弄得老师下不来台。因此,经常会有老师到家里“拜访”。

  1995年,小镇上有了卖杂志的地方。他开始接触摄影、军事、航空类杂志。1997年,父亲的办公室联网,他时常去父亲办公室泡着。网络为王冬打开了一个新世界,他上外国网站,尤其是NASA(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)。为了看懂外国网站的内容,他努力学习英语,勤翻字典,高考的几科,英语分最高。

  20世纪末,克隆等生物技术大爆发,有人预言 21世纪是生物科学的世纪。高考志愿,王冬毫不犹豫报了山东大学的生物专业。

  大学里,很多科普迷聚集在BBS上,更多的科学杂志被引进。2000年,中国引进了《科学》(现在的《科学美国人》)的等杂志。给了他极大的震撼。在以前中国人的概念里,科普是给小孩看的,而不是给大人看的。但是这些欧美的科普杂志却是老少皆宜,一线的研究人员用通俗易懂的语言,向公众分享他们的研究和创造。

  “传播科学知识,这也是我以后想要从事的事。”那时候,王冬隐约有了个目标。

  2005年,王冬大学毕业后去了滨州医学院当老师,在免疫学和微生物学实验室做研究。他开始写博客,主要是些科技新闻评论或是国外科研的翻译。没多少粉丝,纯属自娱自乐。

  2006年,姬十三(科学松鼠会创始人嵇晓华)“火”了,当时他在《三联生活周刊》写“生活圆桌”。当时中国科普有一批新人,大学毕业后专职做科普,姬十三成为了代表性人物。在他的博客里面集中了很多科普写手,王冬进入姬十三的博客。

  2007年,为了将中国的科普写作者聚集起来,相互交流鼓励,姬十三牵头成立了科学松鼠会。王冬等20余人第一批入会,他开始为科学松鼠会写稿,一周一两篇。2010年,果壳网成立。此时,王冬还在学校当生物老师,业余进行科普写作。

  业余的科普工作逐渐占据了王冬的大部分时间,与学校的工作开始产生冲突。该不该辞去学校工作?

  2012年,王冬的大儿子出生。那一年,王冬顶住父母的压力,痛下决心从学校辞职。丢掉了“铁饭碗”,丢掉了福利和编制,成为全职科普工作者。

  虽然一直致力于科普工作,也自信满满要“影响一代人”,但是王冬和他的同事们也会面临挫败感。这种挫败感往往不是来自外界,而是自己的家人。

  ……王冬觉得,父母这一辈已经能够习惯了相信权威,很难通过自己获取正确的信息,分析这件事。“缺乏科学思维。”

  王冬说,目前中国几乎没有专职的科普作家,大多是业余写作。“以前有,但是失败了。”因为,很难有人能光靠写作过上体面的生活。

  在他看来,传统纸媒的科普专栏哀鸿遍野,近几年几乎被撤销得差不多了;而电视卫视基本上没有科普节目,只有央视还在“苟延残喘”。科普写起来很费劲,投入产出不成正比。目前业内给出的最高稿酬是千字千元,一般大多是千字四百元。而真正的科普写作,一天写几千字都很难。

  王冬说,在全球范围来看,国民的科学素养目前处于中等水平。因为受宗教影响少,且义务教育普及较好,国民对于“是不是支持进化论?”“相不相信日心说?”这类事实认定做得比较好。但是涉及科学思维、科学文化,质疑精神之类则比较欠缺。在他看来,国民的科学素养仍有很大的提升空间。要提升科学素养,仅靠民间组织是不够的,需要国家层面的介入。

  “我们做科普,就是想消除大家对科学的恐惧、距离感。科学有意思,大家可以讨论。”瘦驼认为,他现在从事的科普工作大量是充当“翻译”的角色。利用专业学术工具,查阅汇集大量资料,消化、提炼有价值的内容,将科学语言转化为常人能理解的通俗语言。甚至会联系科学家,与其进行面对面交流或邮件采访。